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涂料十大品牌排名网!
广告热线:

综合搜索

综合搜索
品牌搜索
资讯搜索

建筑材料 家装漆

【年度2017】年度人物·国际:他们共演涂料年度大戏

发布日期:2018-02-08 浏览次数:1695

唐博纳(Ton Buchner)在2017年的涂料巨头收购风暴的中心站久了,他终于累倒了。在7月因健康原因卸任阿克苏诺贝尔CEO之前,他在这一任上经历5年时间,帮助这家曾经的涂料霸主级企业在重重危机中站稳脚跟。但他也错失了一些机会,以至于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留下遗憾。他希望阿克苏诺贝尔这家涂料巨头企业能够“再成功地运营400年”,因此他断然再三拒绝了来自PPG“不请自来”的收购要约,尽管价格足够诱人。这使得唐博纳获得了来自公司监事会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但不包括那些投资人股东。后者给唐博纳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要求阿克苏诺贝尔的高管们至少应该坐下来跟PPG谈一谈。唐博纳也那样做了,但他似乎从未改变初衷。在发布了以分拆专业化学品业务为主要内容的新战略之后,来自PPG的收购攻势也宣告停歇。但还未等新战略的付诸实施,唐博纳便遭遇健康问题,匆匆告别了阿克苏诺贝尔,也告别了涂料行业激战正酣的烽火。

迈克尔·麦克格雷(Michael McGarry)是2017年涂料巨头收购风暴的另一名中心人物。作为PPG的主席兼CEO,麦克格雷一定对荷兰这个国家印象深刻,因为在这里他连续两次碰壁。第一次大概是在3、4月份的时候,他带领着高管团队造访阿姆斯特丹举行了一场面向媒体、投资集团、本地员工的说明会,但是阿克苏诺贝尔管理层却拒绝与他们会面;第二次是在PPG发出第三份收购报价之后,阿克苏诺贝尔方面要求麦克格雷前往会面,这场被定性为“私人会面”的午餐会最终持续了不到90分钟就“不欢而散”。三次收购阿克苏诺贝尔的尝试均告失败,也触发了荷兰收购法律有关为期半年的“冷静期”条款。当人们期待半年后的12月1日PPG会卷土重来的时候,麦克格雷却表示他们公司已经迈过了阿克苏诺贝尔的“这道坎”,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但业内人士依然对他有所期待,但直至现在PPG依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行动。

约翰·莫里基斯(John G. Morikis)身上集聚了宣伟主席、总裁、CEO三大要职,足见他在公司地位的举足轻重。2017年,尽管中间略有插曲,但宣伟如愿将威士伯“揽入怀抱”,成就全球涂料行业新的霸主。凭借此举,宣伟不仅取得了威士伯在北美地区的业务,更重要的是补足了其在亚太地区(亚洲和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市场的短板,而且宣伟也从涂料的销售商转型向生产商的角色。如同莫里基斯所说,“两家公司的合并也将增加我们在亚太地区和欧洲一些重要区域市场的份额,这些区域市场合计占有近70%的全球油漆和涂料需求。”2017年,莫里基斯及其管理下的宣伟,用看似低调的收购举动(这一收购早在2016年便板上钉钉),实则撬动了整个涂料行业,悄然改变了全球涂料行业的格局。在巨头们还在为“寡头化”的行业未来焦头烂额地交战的时候,莫里基斯和他的宣伟已经先行一步。

谢睿思(Charles W. Shaver)在2017年的表现并不算耀眼,但他治下的艾仕得则接连拒绝了两家巨头级涂料企业——阿克苏诺贝尔和日涂控股——的合并或者收购要约,令人侧目。谢睿思伴随着凯雷集团从杜邦手上买入艾仕得而入主,但却并未跟随凯雷集团抛售而离开,足见他对于艾仕得的“忠诚”。这种语境下,他带领下的艾仕得不断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涂料制造商。如此“美丽动人”的艾仕得成为众人追求的目标并不意外,而且经历“漂泊”命运的艾仕得似乎并不反感被收购的可能归宿,谢睿思指出,与按照自身战略计划发展相比,“只有那些对我们的股东能够带来较高的长期价值的交易,才有可能得到艾仕得的最终同意。”没有人能够预料艾仕得最终的命运,以及谢睿思会伴随艾仕得走到哪一步;但人们或许愿意相信,谢睿思会给艾仕得寻找一个最佳的归宿。